對網上那些噴子的一些看法

  • 2011-09-26
  • 1,366

在網上無聊的時候,習慣去網易看看新聞,不得不說網易新聞的評論版塊是一大亮點,經常去那逛的再清楚不過了,但今天,我確實蛋定不住了。

且看下面這篇文章 陈光标开个唱 现场赠送三千头猪羊及农具

再來看看網友們的評論

本來,我一般不發表評論的,畢竟潛水慣了,但看到陳光標捐東西還有那麼多人在罵,我就實在是納悶了,不管他以前如何如何,但人家畢竟是實實在在做善事,很多次拿出來的不是個小數目,近幾年,中國哪裡有難哪裡就有他,但總有人說他捐款的錢不乾淨,我想說的是:我們不討論他的錢幹不幹淨,但總比那些拿了不乾淨的錢去買豪宅豪車包二奶的要強太多太多。另有些人在說,捐款就捐款,幹嘛這麼高調,好像別人不曉得你有錢似的。對,別人是高調,但我想,這種高調或許會喚起那些不捐或捐很少的富豪的一點良知:吸了人民的血,有時候還是吐出來點才不憋得慌。什麼低調捐、捐紅十字會啥的,難道我們養一個郭美美還嫌少麼?罷了,,現在網上可謂魚龍混雜,各種水軍,各種推手,各種五毛,若發表的觀點與他們相左,立馬會被打成“五毛黨”…以下引用一網易網友對陳光標捐款的一點看法,我覺得還是寫得挺中肯的,特別感慨那句:

现在的ZG是不做事没人说,谁做好事谁受伤,捐少了他说你吝啬作秀,捐多了他说你另有目的,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请尊敬的小编不要删帖。———-我相信标哥的愿望是好的,不为别的,就为他慷慨无私的奉献精神就够我学一辈子,一个能拿出十亿捐献的人,相信其出发点是善意的,我想我没有权利去指摘标哥的善举,更不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自己本身就没做几件善事,又有什么权利去指摘如此行善的人呢?标哥说过:“他的心胸要像主基督一样宽广”。我也是一个基督徒,我能理解一个基督徒为主奉献的决心,更清楚信仰对一个人欲望的控制,和他相比,我为我的自私感到惭愧,我为社会又做了什么呢?指责标哥作秀的人,请你们想想,如果他不砸奔驰(一台旧车的价值远低于一次公益广告的费用)而是砸台夏利,能引起公众对环保的重视吗?他如果不高调捐款,能唤醒民众对慈善事业的关注吗?要知道ZG的慈善捐款实在是少的可怜。面对那些因贫穷而辍学,因疾病而绝望的眼神,我们的自信到底有多少。当我们把捍卫真理斥为不识时务,当我们把坚持正义看成不智之举,当我们把宣扬美善骂为沽名钓誉,当我们把乐善好施扭曲为别有用心的时候,中华民族的道德水准已经跌落到历史的低层。不知何时,人们开始公开叫嚣,我们不做伪君子,我们要做真小人,在这甚嚣尘上的浮躁中,仅存的一点公义良知在金钱与权利面前跌倒粉碎。现在的ZG是不做事没人说,谁做好事谁受伤,捐少了他说你吝啬作秀,捐多了他说你另有目的,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在这个充满乱象的时代,为了民族的未来,应该鼓励标哥的行动,尽管从某种角度看,他的作法有些激进超前,尽管在社保体系不完善和众多收费公路没取消的情况下谈提高油价有些仓促,但是在一个冷漠沉闷的国家需要的正是激情。不管怎么说:总得有人倡议环保的理念,总得有人进行慈善的呼喊,事实上我们的社会恰恰是因为缺少了标哥这样的人,才令我们周围出现如此多的冷漠和自私,在目前这个缺失信仰,却充满贪婪、堕落、骄傲,阴暗、仇恨、暴力的时代,中国需要民族的脊梁。